若并购CPU企业 甲骨文又将如何消化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2

  甲骨文CEO埃里森在技术大会OpenWorld 2000上,抛出一句“准备收购芯片厂商”,让业界都沸腾了。然而假如甲骨文已经收购了一家CPU企业,它该如消化。

  在谈论甲骨文如何消化CPU企业之前,不妨先对摩尔定律消化一番。在最终用户眼里,摩尔定律带来了CPU性能的持续提高和价格的不断下降,但摩尔定律带给大多数芯片企业更多的是恐惧:它们必须在研发和制造上每年砸下巨额资金,来满足“晶体管集成度18~24个月翻一番”的摩尔定律。

  自成一体的Unix系统厂商可以将这些成本分摊到CPU之外的服务器乃至应用上,而在开放的CPU市场上,芯片企业只能通过增加芯片产量来摊薄天价的投资。假定一家芯片企业的CPU年产量为1000万片,每个CPU分摊每年50亿美元投入中的500美元。如果年产量为1亿片,则每个CPU分摊的数额将下降到50美元。

  同为x86 芯片制造商,英特尔之所以能够赚得50%以上的毛利率,而AMD却在将制造设施分拆之前一亏再亏,原因就在于英特尔每年生产的CPU数量能够有效地摊薄数十亿美元的投入。曾经的大型机厂商优利、布尔、克雷最终放弃自己专有的处理器,其根本原因就是极为有限的年出货量难以摊薄昂贵的专有处理器的研发费用。

  言归正传,在品牌集中化的大浪淘沙中,目前服务器CPU市场的主要供应商仅剩下英特尔、AMD、IBM(Power业务)和富士通(SPARC业务)。

  假定甲骨文收购了业界传言的热门企业AMD,那么AMD原来的合作伙伴IBM和惠普就与甲骨文构成竞争关系,未来它们还会在其服务器中采用AMD的芯片吗?这种并购反倒会降低AMD的市场份额。当甲骨文自己的服务器无法增加AMD的市场份额时,只有通过收购服务器厂商来摊薄芯片成本,而根据Gartner 2010年8月的数据,今年第二季度以出货量统计,惠普、戴尔和IBM在全球服务器市场份额中分别占据了30%、25.3%、10.9%。甲骨文就算收购了戴尔,也不足以弥补惠普和IBM这些AMD老主顾不辞而别带来的损失。

  也许有人会说,甲骨文也可以把AMD芯片的成本分摊到系统中。事实上,与其如此大费周折,不如直接从英特尔手中采购芯片更划算。

  事实上,不同业务的整合与管理颇具挑战性。曾经作为全球最大通信厂商的摩托罗拉,其整机部门的胃口大到足以消化掉其半导体部门的产品。然而,这种看似理想的“前店后厂”式的业务模式,却搞得摩托罗拉半导体部门奄奄一息,整机部门也因芯片性能问题而受牵累。剥离之后的飞思卡尔反倒恢复了元气。至于说有的Unix厂商依旧采用自己的芯片,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它不得不承担兼容已有的Unix应用这一艰巨责任。

行业动态

企业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