甲骨文将收购芯片公司引发业界猜想

发布时间:2010年10月12

  继收购硬件系统厂商Sun后,9月24日,率性的Oracle公司董事长兼CEO埃里森在Oracle OpenWorld年度大会上透露将要收购芯片公司。并购属于企业的核心机密,即便埃里森已经有了“梦中情人”,人们也不可能从他嘴里套出话来。埃里森无疑是给业界出了一道谜题。

  来自Gleacher Company咨询公司的分析师道格·弗里德曼不假思索地说出了自己的答案:潜在的收购目标包括AMDIBM的芯片部门和NVIDIA。而他最看好的是AMD。

  可不要小瞧了Gleacher Company公司,它的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曾是摩根斯坦利公司全球并购部门的老大,也是雷曼兄弟公司并购部门的创建者,专注于并购和重组领域。因此,弗里德曼之言的可信度还是很高的。

  既然是谜题,那么在尘埃尚未落定前,谁都可以本着娱乐的精神来猜一猜。

  埃里森玩腻软件了吗

  要猜埃里森收购哪家芯片公司,当然要先知道埃里森为什么要收购芯片公司。

  1970年6月,数据库迎来了其发展史上的重要时刻。IBM研究院埃德加·考特发表了论文《大型共享数据库数据关系模型》,但由于多种原因,这篇论文在IBM遭到冷遇。当时在Ampex公司从事数据库

  开发的埃里森从这篇论文中洞察到关系型数据库潜在的巨大机遇,并于1977年成立了Oracle公司。

  关系型数据库不仅是Oracle公司的立身之本,也是其发展的基石。到了2007年,Oracle在埃里森的打理下,成为继微软和IBM之后第三大软件厂商,其产品涵盖了包括操作系统、数据库、中间件及应用在内的所有企业级软件领域。

  功成名就的埃里森该得到的都已经得到了,该玩的也都玩得差不多了:目前是全球最大的企业级独立软件供应商,曾经是全球第二大富翁,拿过全球最高的年薪,上天自带飞行执照,入海则有自己的参加过美洲杯的帆船队。30年前叱咤IT舞台的风云人物,要么像格鲁夫隐退幕后,要么如盖茨退居二线。而今年已经66岁的埃里森还图什么呢?

  与IBM一决雌雄!这显然是埃里森“恋栈”的唯一理由。

  Oracle的“芯”病

  如果说Oracle曾经借鉴了IBM发表的关系型数据库技术,那么这一次埃里森又准备照搬IBM大而全的业务模式来与IBM展开面对面的竞争。

  埃里森的野心暴露于对硬件系统厂商Sun的收购。在这次收购中,Sun给Oracle带来了SPARC处理器服务器、存储、操作系统、Java以及MySQL数据库等产品,使得Oracle可以足不出户就能为企业级客户提供软硬件全套解决方案,也使得Oracle有能力在每一个产品层面与IBM正面交锋。

  Sun的服务器和SPARC处理器多年来名声在外,但这几年芯片倒成了Sun的心病。2005年Sun公布正在研发的Rock(岩石)高端处理器的强悍性能:16个内核、32个线程。Rock芯片最终成为名副其实的顽石:在经过数次延迟后,去年6月,Sun不得不取消了这项耗资高达数十亿美元的芯片研发计划。

  更为麻烦的是,Sun一直寄希望于Rock芯片替代SPARC芯片,所以在Rock的研发还没有眉目时,就把SPARC的后继研发转让给了富士通。原本是想让富士通为SPARC善后,却没想到Rock竟先折戟,以至于Sun手中只有SPARC T系列芯片。由于Web计算的T系列芯片定位在中低端,因此在高端芯片上,Sun或者说现在的Oracle只好借助于富士通。

  虽说埃里森认为在企业级软件方面Oracle与IBM旗鼓相当,但如果与IBM硬碰硬时,高端芯片的缺失还是会让埃里森说话显得不那么有底气。

  AMD与IBM都不靠谱

  高性能应该是Oracle收购芯片公司这个谜题的线索,因此,以低功耗或者性价比见长的嵌入式芯片和低端芯片恐怕难以被埃里森看上。

  9月24日当日股价上涨超过了6%,ARM应该算是沾了一点Oracle的光。ARM走的是先功耗后性能的优化路线,现有产品大都用在嵌入式领域,性能不高,而其新近发布的定位于智能手机与服务器市场的Cortex-A15内核芯片最早到2012年底才会面市。埃里森会去收购ARM,然后再耐心地等待两年后一个比现有SPARC T系列性能低很多的芯片出现吗?

  与ARM占据低端市场不同,MIPS曾经在工作站和服务器市场风光多年,SGI还用其搭建高性能计算机。然而近年来,MIPS在机顶盒等嵌入式之外的领域却比较沉闷。

  如果说Oracle真想采用“群狼”战术——以集群方式来提高性能的话,收购MIPS确实要比ARM靠谱点。除了性能外,和远在英国的ARM相比较,MIPS与Oracle同处硅谷,在地理位置上也具有很大的优势。

  收购AMD后能够把CPU和GPU全部收于囊中,更重要的是,AMD的市值仅有47亿美元,这可以说是一箭双雕。但收购AMD最大的风险是英特尔拥有对x86指令集的知识产权。AMD最近获得的5年授权是在英特尔因涉嫌垄断遭遇欧盟调查时,以撤销对英特尔的诉讼换得的。暂不论5年以后怎么办,ATI的GPU更关注于图形计算,在通用计算领域的性能还有待提高。

  不知道为什么弗里德曼最看好AMD,并将IBM芯片部门列入三个候选名单。要知道,在与IBM竞争中,Oracle只差芯片,而想从IBM手中将其芯片部门买过来,无异于与虎谋皮。

  NVIDIA还是Tilera

  近两年来,GPU在通用计算领域显示出强劲的性能和功耗优势,其浮点计算的性能比CPU强数十倍,而CPU靠更新换代获得两三倍的性能提高已属不易。因此,GPU成为迅速显着提高系统计算性能的有效途径。

  但是,如果直接将GPU用在图形图像之外的通用计算领域的话,程序开发将会变得十分复杂。图形计算对ECC(错误检查与修复)功能要求不高,但在通用计算中没有内存ECC的支持,计算结果的可信度就会比较低。

  2006年AMD收购ATI后,硕果仅存的GPU厂商NVIDIA在英特尔和AMD两大巨头的挤压下另辟蹊径,将赌注压在了通用计算或者说GPGPU(通用图形处理器)上。

  几年来,NVIDIA为GPGPU设计了CUDA架构和GPU与CPU混合编程的开发平台。作为目前唯一对ECC提供支持的厂商,NVIDIA在GPGPU市场站稳了脚跟。最近德国软件商Jedox利用GPGPU加速其商业智能软件,证明了GPGPU在企业级市场也就是Oracle所专注的市场的诱人前景。

  由于GPGPU与CPU是协同工作,因此,收购NVIDIA能够最大限度地保护SPARC现有的应用,从而保护了Sun耕耘多年的用户群。

  能够与NVIDIA相提并论的只有多核CPU厂商Tilera。去年11月,Tilera因推出100内核处理器而一鸣惊人。Tilera称,该芯片性能是现有主流x86芯片的4倍,而功耗只有后者的1/3。台湾广达公司继今年6月推出基于Tilera芯片的512内核服务器后,9月28日又宣布将在明年推出拥有800内核的2U机架式服务器。Tilera在性能与功耗上的出色表现足以让Oracle刮目相看。

  此外,Tilera芯片与SPARC芯片同样采用RISC架构,Tilera声称Linux是优先优化的对象,而Linux也是Oracle最重要的平台。因此,收购Tilera对Oracle来说,现有应用的迁移成本不大。

行业动态

企业动态